柏格曼究竟

牢獄中無懼與社會抗衡
夏夜微笑時刻詼諧談愛情
第七封印存放內在永恆翳影
野草莓恍如夢
處女之泉滲透迷濛苦痛
穿過黑暗的玻璃進入透明
冬之光折射心靈
假面背後起伏暗湧
秋光奏鳴
傀儡生活乘載萬千碎裂自省

北國嚴寒小島積雪厚重
生機景色近乎空
在一望無際蒼白索然處境
哀嘆人性頹傾
囁嚅著思忖著戒懲
從一而終

當影壇巨擘智慧緩緩流經
只需孤獨寂靜
於銀幕前端莊等待放映

正所謂與神同行

Continue Reading

淺析楊華〈女工悲曲〉與陳映真〈工人邱惠珍〉

非常淺析:

從「走!走!走!趕到紡織工場去」一句中,可明顯看出〈女工悲曲〉全詩以台語寫成,「趕到」這極富動態感的用詞,前面連三次的「走!」其實作「跑!跑!跑!」來解,而正是出自台語讀音。〈女工悲曲〉運用了多個疊字形容詞,尤其在「靜悄悄路上無人來去,冷清清荒草迷離,風颼颼冷透四肢,樹疏疏月影掛在樹枝。」之段落,這個手法讓本詩讀起饒富韻律感,也凸顯女工孤身在工場(工廠)門外的疾苦,成功營造出悲涼氛圍,讓讀者自行在腦中構築出畫面。

詩人楊華在日治時期下,以方言淺白地刻畫出女性勞工面臨的勞資糾紛,一方面使讀者快速地身歷其境,投入詩中情境,感受女工遭受的不公不義;另一方面,也使讀者感受到詩人本身對勞工階級的高度關注,伸張正義的情懷躍然紙上。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