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香港而唱:方皓玟《願》

自六月九日香港百萬人上街開始,超過一個半月時間,香港人要求港府撤回逃犯條例的決心從未停止,從遊行、癱瘓交通、進攻立法會到圍堵中聯辦,一次一次行動升級,面對開槍丟煙霧彈拿警棍打人的警察,民眾的抗爭配備也不斷進化,頭盔護目鏡面具全身防護衣裝缺一不可。這讓尚處在溫水煮青蛙的臺灣人不禁要問,是什麼樣的暴力政權逼迫香港人一夜成長?

一連串急遽升溫中的反送中抗爭,之所以會激起香港人極高民怨:第一,逃犯條例涉及香港司法制度,向來以法治精神引以為傲的香港人,洞悉了港府目的,美其名為修例令法治更完善,實則為中共主人服務,架了一座橋讓中共藉機逮捕阻礙政權發展的眼中釘,快速磨蝕法治而走向人治,同時也正式撕毀一國兩制之約。第二,主權移交不到四分之一世紀,中共祭出各種策略同化香港,讓香港獨特傳統與文化走向消亡,試圖清洗香港人的身份認同,從 2012 年反國教運動、2014 年雨傘革命、2016 年魚蛋革命和立法會議員 DQ 案等幾起大型社會事件,都突顯了中港核心價值的矛盾,港府不僅不回應各種訴求,甚至將無論主張與平爭取或激烈抗爭的社運人士一一清算判刑。近七年損傷的元氣、累積的憤怒讓香港人忍無可忍,團結一心奪回香港,為自由與人權奮力一搏。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