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邃幻滅

那天和S聊完後,我重聽了許多冬夜獨自享受的歌曲。

《以你的名字呼喚我》上映的第一天就到電影院一睹風采了,當晚回家旋即播放原聲帶,這部講述十七歲初開情竇的故事,讓我回想了當年的我,究竟我有多喜歡往回看呢?已經無可救藥。

我想我的十七歲是壓抑的,跟片中主角的際遇相差甚遠,我明白主角的心境,或許心生羨慕。當然我知道這樣投射從來都是危險的、無謂的,不過就像《心靈捕手》的威爾說他有朋友,是一些已故的哲學家,生來沒能用眼波折射進對方虹膜。朝向這個方位去思考,我寄託情感於電影人物,似乎也產生類似的效果,如此便安慰了我一點。

Continue Reading

寧願答案望不到 #1

你用餘光驚瞥那人驀然回首的笑意,從此浸在愛河,任青春年華一滴一滴被侵蝕亦不分開,究竟一見鍾情的愛戀是上輩子苦苦修行而來,還是彼時愛神施了魔法扣住你與他。知音難覓,真愛難尋,一個眼神換來一生一世夢幻似愛情童話,可遇不可求。在情路上身受重傷,將千瘡百孔的經驗提煉出的醇醲美酒朝暮醉飲,麻痺日常片段或許更貼近真實。

不論情之初如何形成,接著都兩情相悅,就算沒有同生與死,也盡嘗愛情滋味。這是凡人的愛。世上還有數種關係只得黑暗中進行,無法接受陽光照耀,一旦講明了,就處死了一絲延續愛的希望。耗用所有精力維繫一段不可能開始,或者進行了也哀痛萬分的關係,所以用最卑微的狀態,只為看見愛人揚起嘴角,那怕是不經意的一個微笑,也備感溫馨,一點點就足夠享用一生。

Continue Reading

愛是纏綿也是恬靜

小時候愛聽的國語流行歌,隨著時光的轉換消逝,都被新接收的旋律一一疊過去了。舊的專輯,堆在臥室裡最不起眼的角落,上頭還壓著幾本厚重的參考書,播放器許久未吸它們入內,不知道那些曾經陪伴我睡眠的CD,會不會像掉了零件的音樂盒,殘缺不全,音符脫序,偶爾還發出吱吱吱的聲響,提醒我對以往的最愛有多殘忍。存在電腦軟體裡的舊播放清單,要不是更新時自動消失,就是無心聆聽,藉著佔據記憶體的理由,早已銷毀得一乾二淨。

唯獨這一首,無論我換過幾支walkman或手機,都一定會騰出空間讓它安好的駐進去:王菲1998年《紅豆》,收錄在【唱遊】專輯的第九首歌。忘卻了是什麼情況下首次聽這首歌,琅琅上口K歌之故,聽一次便恆久記起來了。《紅豆》不若當今人們寵愛的情歌那般撕心裂肺,也不像刻意販賣慘情的苦情歌,是一首十分輕柔的情歌,簡簡單單的編曲,更能引出心裡悠長的思念。

Continue Reading

追之不得

四月初,周圍瀰漫著愚人節氛圍,可惜這個日子對我來說不是一個應該開心的時候。因為,身為張國榮的歌迷╱影迷,到這日總會陷入無限愁思。

張國榮在演藝界的成就,叫世人難以忘懷,他創造了一個後繼無人可攀的巔峰。而有幸親身欣賞到他動人演出的觀眾,私以為是非常好運的一代人。張國榮之於香港,是璀璨都市的代表人物;之於華人、之於全世界,是可被稱上「文化英雄」的神級藝術家。在他墜樓的那年,亦隱約帶出了香港絢麗光輝漸漸黯淡的意涵,原因攸關中港CEPA協議(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當今許多人回顧2003年,不禁感嘆:或許張國榮為香港的美好歲月劃下了終結句號。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