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滅與縫合無止盡擺盪

「要從庸俗下解放,青春故意怒放」

獨自聽著麥浚龍新歌,明明標記著全新單曲,製作班底和演唱內容卻又那麼熟悉。

伴隨絮語而來的是時空任意門躍至人格形塑階段,寂寞又暴烈的十七歲,港台前後兩起大事件,晃動的政治制度就像個人搖搖欲墜的心,真切活著的人絕無辦法從這結構中逃離,局勢變色,生命也解構得徹底,前半輩子聽來感受來的一切經驗架空,像個被詐騙許久的愚人終於甦醒,覺察到史觀謬誤,思想衝擊接踵而至。

Continue Reading

融入波茲曼觀點賞析Twins《幼稚園》

香港女子團體Twins自千禧年初正式出道以來,一向以偶像路線發展其演藝生涯,被經紀公司英皇娛樂塑造為一個具有青春氣息的明星組合,蔡卓妍與鍾欣潼兩位藝人亮相於大眾面前時,芳齡十七、十九,在她們生嫩的唱功下,唱盡了年少時期墜入情網的切身感受,歌詞裡又以校園生活為主軸,如她們橫空出世帶來了《女校男生》講述一對好友為了插班生而感情生變,《戀愛大過天》如歌名指出未成年時學業都不及戀情來得重要。Twins正值口水歌氾濫的世代,她們的歌曲陪伴了一代人走過青澀歲月,而今成了集體回憶。

既是濫造歌路,那麼調性可想而知即是最平常的流行曲,歌詞不外乎關注了友情、失戀、畢業等題材以貼近學生族群,歌曲間的分別在於不同創作背景可能產生相異情節,但大方向仍然一致,當代粵語歌兩大作詞家黃偉文和林夕都貢獻了許多少女情懷歌詞,而且總帶有勵志口吻。舉例而言,前者在《多謝失戀》先寫了「全靠當天喜歡過錯的人/今天先會自我解窘」,後者在《黑色喜劇》填下了「如果這叫喜劇也不錯/明明失戀卻使我娛樂過」,皆使用一正一反之喻來勉勵一段愛情即使失敗了,也提升了感情經驗值。流行文化所傳達的涵義會影響人的思考方式,特別是Twins主打的受眾多為青少年,歌詞中摻揉說教意義彷彿陪伴著他們面對困境,一路上互相攙扶。

所以,想從Twins的歌曲中脫穎而出,找到拔粹的作品可說是掐指可數。我非常喜歡2005年由黃偉文作詞、陳光榮作曲的《幼稚園》,這首歌被設定為該張專輯的派台歌,在電台排行榜上有名,算得上具備傳唱度。會聽流行歌曲的聽眾泰半已經能用語言與人溝通,願意傾聽歌者演唱的內容,大抵都過了幼稚園年紀,當這首歌唱著剛進入學校的人生經驗,那陣喚起人們記憶的風緩速但深刻地敲開了內心門扉,滴點跡象若有似無,逐步拼湊兒時光景。

Continue Reading

深邃幻滅

那天和S聊完後,我重聽了許多冬夜獨自享受的歌曲。

《以你的名字呼喚我》上映的第一天就到電影院一睹風采了,當晚回家旋即播放原聲帶,這部講述十七歲初開情竇的故事,讓我回想了當年的我,究竟我有多喜歡往回看呢?已經無可救藥。

我想我的十七歲是壓抑的,跟片中主角的際遇相差甚遠,我明白主角的心境,或許心生羨慕。當然我知道這樣投射從來都是危險的、無謂的,不過就像《心靈捕手》的威爾說他有朋友,是一些已故的哲學家,生來沒能用眼波折射進對方虹膜。朝向這個方位去思考,我寄託情感於電影人物,似乎也產生類似的效果,如此便安慰了我一點。

Continue Reading

寧願答案望不到 #1

你用餘光驚瞥那人驀然回首的笑意,從此浸在愛河,任青春年華一滴一滴被侵蝕亦不分開,究竟一見鍾情的愛戀是上輩子苦苦修行而來,還是彼時愛神施了魔法扣住你與他。知音難覓,真愛難尋,一個眼神換來一生一世夢幻似愛情童話,可遇不可求。在情路上身受重傷,將千瘡百孔的經驗提煉出的醇醲美酒朝暮醉飲,麻痺日常片段或許更貼近真實。

不論情之初如何形成,接著都兩情相悅,就算沒有同生與死,也盡嘗愛情滋味。這是凡人的愛。世上還有數種關係只得黑暗中進行,無法接受陽光照耀,一旦講明了,就處死了一絲延續愛的希望。耗用所有精力維繫一段不可能開始,或者進行了也哀痛萬分的關係,所以用最卑微的狀態,只為看見愛人揚起嘴角,那怕是不經意的一個微笑,也備感溫馨,一點點就足夠享用一生。

Continue Reading

愛是纏綿也是恬靜

小時候愛聽的國語流行歌,隨著時光的轉換消逝,都被新接收的旋律一一疊過去了。舊的專輯,堆在臥室裡最不起眼的角落,上頭還壓著幾本厚重的參考書,播放器許久未吸它們入內,不知道那些曾經陪伴我睡眠的CD,會不會像掉了零件的音樂盒,殘缺不全,音符脫序,偶爾還發出吱吱吱的聲響,提醒我對以往的最愛有多殘忍。存在電腦軟體裡的舊播放清單,要不是更新時自動消失,就是無心聆聽,藉著佔據記憶體的理由,早已銷毀得一乾二淨。

唯獨這一首,無論我換過幾支walkman或手機,都一定會騰出空間讓它安好的駐進去:王菲1998年《紅豆》,收錄在【唱遊】專輯的第九首歌。忘卻了是什麼情況下首次聽這首歌,琅琅上口K歌之故,聽一次便恆久記起來了。《紅豆》不若當今人們寵愛的情歌那般撕心裂肺,也不像刻意販賣慘情的苦情歌,是一首十分輕柔的情歌,簡簡單單的編曲,更能引出心裡悠長的思念。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