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歌德的煩惱》雜想

這學期必修「兒童文學」,老師要求每位同學上台介紹一本兒童文學書籍,使我回想了小時候的閱讀習慣。說來慚愧,小學三年級前,我似乎不太喜愛看書,也許是因為那個年代,一年級就有電腦課了,太早接觸電腦,總覺得小畫家吸引我多一點。直至我意識到我該看點書的時候,回過神來已經三年級了,因為這樣,我大致上略過了看圖畫書的階段,直接進入青少年文學的領域。當時學校圖書館內有個顯眼的區塊,收錄了多本「世界名著」,但還是中年級的我通常都會直接晃過那裡,直奔亞森羅蘋及福爾摩斯區,就這樣,我樂於泡在黃色書皮(東方出版社發行的亞森羅蘋全集)的世界裡。

當我發現我對法國怪盜和英國偵探都略知一二時,我終於肯駐足在眾多「世界名著」前,《青鳥》、《小王子》、《茶花女》、《咆哮山莊》、《會飛的教室》、《少年維特的煩惱》、《羅密歐與茱麗葉》……這麼多選擇,這麼多好書,我記得我第一本拿起來翻閱的是《少年維特的煩惱》。理由挺簡單的,因為這書名透露了一點內容,無須看簡介便可以猜想一點點書籍方向,對與錯都不要緊,重要的是它留了白,好讓讀者站在書櫃前發想,讓人有實際閱讀而解出謎底的機會。

Continue Reading

香港影壇不容忽略的名字:麥曦茵

多年前偶然在電影台看了一部電影的開場,對當時自我身分認同還是都市人的我來說,五顏六色的人造光源很快留住我的眼眸,從大場面到小地點流暢的運鏡讓我全神貫注地觀賞,直到這一口氣被廣告打住。遙控器還未轉到洋片台,趁著廣告完畢,我又再次屏氣凝神,等到好戲上場的後一分鐘,電視螢幕右方終於顯示電影名稱,興奮如我,看了看片名,左思右想,究竟《前度》是什麼意思呢?

猶記當時正在準備考高中,無暇在電視機前將電影欣賞完畢,我唯有記住《前度》,留待日後咀嚼。一年過後,拜某手機APP所賜,我看了這部電影,也從此記起了導演的名字:麥曦茵。

Continue Reading

十五年後重看《貝克街的亡靈》雜記

問及很多人,若要從眾多柯南電影揀選出頂尖之作,會選哪一部?統計過後,《貝克街的亡靈》得最多票。近兩日卡通台播出了這部劇場版翹楚,我也跟著重溫了十五年前的經典。

名偵探柯南的作者青山剛昌是位不折不扣的偵探小說迷,固然對福爾摩斯系列瞭若指掌,這個現象在《貝克街的亡靈》中可說是做到了至高致敬。值得留意的是,柯南一行人來到福爾摩斯家中,看見一張似曾相識的照片,那原是福爾摩斯與華生的合照,卻幻化成工藤優作與其好友阿笠博士的樣子。優作身為「繭」遊戲的監製,真實身分為職業偵探小說家的他,在虛擬遊戲中將自己比擬為偶像福爾摩斯,不為過之外,也令人留意到他的好友之所以從醫生變成博士,大抵因為在英文中,Doctor 兼具醫生與博士之意。

Continue Reading

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的腐敗——透明人

透明人 / Hollow Man
導演:Paul Verhoeven
演員:Kevin Bacon、Elisabeth Shue、Josh Brolin
產地:美國
上映年度:2000年

著名的《哈利波特》系列電影在千禧年後,橫跨了八年才上映完畢,猶如在打抗戰似的。這系列的電影剛巧是我這一代人的成長伴侶,每每有新續集出現,我必定到電影院報到。在《哈利波特》電影中,充滿了各式各樣天馬行空的奇幻想像,當中亦不乏輔佐魔法的道具,其中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正是哈利的傳家之寶「隱形斗篷」。在電影中看到這項道具時,心生羨慕,想想若我也擁有隱形的技能,那我便能夠真正的「心想事成」,無論是好事是壞事,皆能暢行無阻。

直到看了《透明人》,這部與《哈利波特》第一集差不多時間出品的電影,原來當年討論人類變透明的影視作品,粗略劃分,前者是由人性本惡的角度切入,後者則是由人性本善的觀點詮釋之。小時候,還未受到社會黑暗面的汙染,總覺得人性本善,時至今日,經歷了那麼一點所謂的人生經驗後,對人性本是善或惡,產生了些微的變化。

Continue Reading

淺析楊華〈女工悲曲〉與陳映真〈工人邱惠珍〉

非常淺析:

從「走!走!走!趕到紡織工場去」一句中,可明顯看出〈女工悲曲〉全詩以台語寫成,「趕到」這極富動態感的用詞,前面連三次的「走!」其實作「跑!跑!跑!」來解,而正是出自台語讀音。〈女工悲曲〉運用了多個疊字形容詞,尤其在「靜悄悄路上無人來去,冷清清荒草迷離,風颼颼冷透四肢,樹疏疏月影掛在樹枝。」之段落,這個手法讓本詩讀起饒富韻律感,也凸顯女工孤身在工場(工廠)門外的疾苦,成功營造出悲涼氛圍,讓讀者自行在腦中構築出畫面。

詩人楊華在日治時期下,以方言淺白地刻畫出女性勞工面臨的勞資糾紛,一方面使讀者快速地身歷其境,投入詩中情境,感受女工遭受的不公不義;另一方面,也使讀者感受到詩人本身對勞工階級的高度關注,伸張正義的情懷躍然紙上。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