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點一滴侵蝕體制——老笠

老笠 / Robbery
導演:火火
演員:曾國祥、雷琛瑜、林雪、馮淬帆
產地:香港
上映年度:2016年

「要不要加五元換爆炸糖?」這是林雪在片中飾演的經理最常提醒店員的話,說起爆炸糖,不免令人想起2012年由彭浩翔執導的《低俗喜劇》。是也,《老笠》與《低俗喜劇》皆帶有cult味,亦都以黑色幽默路線控訴現社會現象,綜觀近五年的香港影壇,實有愈來愈多關注本土或以香港事為主題的電影,且今年才約莫過半,已有三部深具話題性的電影相繼在臺灣亮相,《選老頂》、《樹大招風》、《十年》,再到本屆高雄電影節中的《老笠》,可說是讓港片迷大呼過癮,也讓人看見香港政局處在非常時期,影人將政治梗運用為電影題材的創作力。

說回《老笠》,本片還有許多向電影致敬環節,《無間道》裡的經典台詞、《暗花》裡的對鏡開槍、《華爾街之狼》裡的富豪站姿、《黑色追緝令》裡的洗手間橋段等等,呼應經典也對照時事,除了為電影增添趣味,也間接比喻了當前香港設身混亂局勢中對往昔的緬懷,用輝煌的集體回憶作為精神糧食。

本片為導演火火(本名:李家榮)第三部執導作品,在映後座談時他指出自己的前兩部作品較屬愛情片,他以為一個新晉導演拍愛情片會比較歡迎,實則不然,於是到了第三部電影才交出了一個大膽瘋狂的劇本。從《老笠》向眾多電影致敬來看,可以想見導演本身的自我修練,這明顯地體現在本片的色調上,無一不是經過深思熟慮,考量角色內心及環境氛圍所調製出的配色。

Continue Reading

映画社105-1期初紀實與檢討

這場期初名為「我不是在看電影,就是在去映画社的路上」有其依據,為奧地利詩人Peter Altenberg名句「如果我不在家,就是在咖啡館;如果不是在咖啡館,就是在往咖啡館的路上」的改編版,辦理期初活動的目的之一為讓對社團陌生的師生瞭解社團運作及業務,故引用這句話作為一個線索,究竟映画社是一個什麼樣的社團?

歐洲的咖啡館,是孕育不少作家及文人的搖籃,也是培養哲學家及思想家的重要場合,在咖啡館裡,你可以天馬行空,從莊子談到機械工程;你可以嚴肅對待,寫出一本耗盡畢生心血的巨作;你可以天花亂墜,暢談政治名人的醜聞。映画社的社團課有志定位在此,希望透過影像的魅力激發人對世間廣泛事物的認知,更試圖營造思想沙龍的感覺,讓看電影不只是看電影,將原本是件娛樂放鬆的事正經化,進入更深一層的思考境界。

Continue Reading

New Open!

今年暑假,因為打工的緣故,認識了一位資深網站建置工程師,託他的福,我開啟了盼望已久的 WordPress 網誌,花了些時間整理舊文。大二之後,寫的每篇文章都會放在這裡,請各位舊雨新知不吝指教:)

IIris Chen
2016.09.11

這個日期,純屬巧合。

Continue Reading

初生之犢不畏虎

「高應大映画社」是我身處的社團,也是我的大學生涯中密不可分的重要篇章,我對它投入非常濃厚的情感,縱使目前只有參與一學期。映画社和我同一年在高應大這塊土地上生根,作為學校的新社團,一切都還算在草創期,但已經慢慢步上正軌。

Continue Reading

消沉中伏藏猛烈生命力——如果這世界貓消失了

如果這世界貓消失了 / 世界から貓が消えたなら
導演:永井聰
演員:佐藤健、宮崎葵、濱田岳
產地:日本
上映年度:2016年

討論電影譯名,時常成為影迷之間茶餘飯後的話題,不同地區因為其文化脈絡、語言環境及商業手法,在翻譯電影名稱上不盡相同。向來我最鍾愛臺灣的譯名,但這次更加讚揚香港的發想,電影《世界から猫が消えたなら》在臺灣譯作《如果這世界貓消失了》,在香港譯為《當這地球沒有貓》。

《當這地球沒有貓》很快令人聯想到陳奕迅的歌曲《當這地球沒有花》,這首千禧年推出的歌曲,當時林夕還未大量書寫關於佛理的歌詞,《當這地球沒有花》有著一份極深的執著和牽掛,副歌第一句「當赤道留住雪花、眼淚溶掉細沙,你肯珍惜我嗎?」大抵赤裸地展現了這份貪著的心態。多年後,《當這地球沒有貓》延續這闋詞,帶出了主角執迷於生死的狀況,亦承接了經典歌詞的內容,留給觀眾較大的想像空間。反觀《如果這世界貓消失了》似乎顯得太過直接,很容易破題,讓人認為這即是一部描繪消失與愛惜的電影。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