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分百臺灣原生動畫——幸福路上

幸福路上 / On Happiness Road
導演:宋欣穎
配音:桂綸鎂、陳博正、廖慧珍、魏德聖
產地:臺灣
上映年度:2018年

約莫十一月下旬,我的高中同學邀請我到金融系的活動上導讀電影,選片過程中,他跟我說可以找臺灣老電影或涉及舊時代氛圍,為了配合本校大學生口味,黑白片、軍教片、新浪潮在第一時間就被篩選掉了,最後我們挑選了《女朋友。男朋友》這部以愛情包裝政治的國片,我曾書寫過自己厚愛本片的原因,不僅因為其談論了臺灣過去三十年的社會變遷,之於我來說,亦能產生許多個人投射。《女朋友。男朋友》是一部能綜觀大格局,又能聚焦小格局,難能可貴的臺灣電影。

而《幸福路上》也具有這樣的魅力,時序拉長一些,宋欣穎導演花費四年製作的《幸福路上》,是一部以女性視角觀看臺灣四十年歷史的動畫大作。隨著小女孩林淑琪的成長,片中豪不避諱地嵌入了許多政治事件,卻不至於令人覺得刻意安排,從戒嚴晚期到解嚴開放,黨國的思想控以及衝撞體制後所迎來的民主自由是如何影響那一輩人。最明顯的例子莫過於國語政策,自幼與家人溝通以台語為主的小琪,到了學校後,一位形象兇惡、拿著木棍,時常要同學手放背後的老師,要求學生們練習國語,並直言講台語要罰錢。受了此番教育的小琪,回家後與講了大半輩子台語的爸爸較量誰的國語發音標準,誰說的「沙發」、「膨椅」才正確,這般擁護國語的想法,導致了母語漸漸在年輕世代流失。這個現象到我這一代,尤其都市小孩來說,十分顯著。

Continue Reading

因為年輕所以迷失

倒數兩個月就要進入全新一年,高雄的冬天總是姍姍來遲,想想自己來到南國大城已經兩年過去,捫心自問到底獲得了什麼,我仍支支吾吾答不出個所以然,但為何總要那麼勢利?活著,不盲目,不像殭屍就是福了吧。

我是個對過去懷著執念的人,但從未好好爬梳初上高中那段不務課業的日子(多的是追憶國中時期),近來有機會和朋友聊起早些年閱讀的文章和吸納的養分,回頭望著的同時,嘴角竟上揚著。當時的我十分自我中心,在教育體制內受盡了心理折磨,教我如何相信人都是無稽之談,鎮日活在自己的世界,上網探究未知的學術領域,也受到一些朋友影響,將憤怒的焦點轉到社會運動上。有人說,會關注社運或參與社運的人都是廢物青年,說到底,正是因為看不見遠方希望,因而站出來爭取權益。

Continue Reading

可是妳沒有兩顆心臟

「我的每一天應該要有36小時。」

「可是妳沒有兩顆心臟。」

可謂大智慧。記本年度金句之最。

簡單來說,即使有充足的時間,但沒有健康的身體也是無濟於事,這是老生常談了吧?但對於一個在兩年前被診斷出來心臟確實不像常人的我來說,可謂是真真切切感受到什麼是因為壓力或焦慮而導致心臟不適,時常有遊走在生死邊界的感覺,心理的、生理的,亦然。

Continue Reading

臺灣雜誌界的革命者:薰風

2016年末,一本籌備一稔的雜誌正式推出創刊號,甫上市,魅力旋即橫掃出版界、設計界、史學界。能使這三個領域同時擦亮鏡片一睹究竟,為飽和的雜誌市場注入如泉湧般的活力,《薰風》季刊的誕生,開創了這個全新的局面。

揭曉幕後藏鏡人

捷運行至西子灣站,沿著輕緩的手扶梯抵達地面,炙熱的陽光散落在港都每一處,拂面而來陣陣微風,像南國的夏季日常一樣。悠哉的周六午後,〈發報〉團隊[1]來到了一幢保留完好的日式老屋「書店喫茶一二三亭」,這座咖啡館緊鄰「打狗文史再興會社」,打從名稱,不難感受到濃濃的日本風情。拜訪這裡的目的,也是為了解開我們對「知日」雜誌《薰風》的種種好奇與謎題。

鹽埕區或整個高雄市區的文藝咖啡館眾多,何以選在「書店喫茶一二三亭」呢,原因令人驚艷,這間咖啡館的成立,以及關懷在地發展的「打狗文史再興會社」之集結,與《薰風》雜誌的幕後推手是同一位人物:姚銘偉先生。如今他雖已將「書店喫茶一二三亭」轉手給志同道合的夥伴,但在他經營本店的時候,結識了許多熱愛日式文化的朋友,包括操刀《薰風》雜誌整體視覺的葉忠宜設計師。

Continue Reading

高應不能沒有電影

上月底甫結束《雨人》映後座談,這場我們從寒假就開始籌備的活動,其實半路殺出個程咬金,約莫是活動前兩周,學生會宣佈他們在同一天邀請了冏星人(沒錯,就是電影Youtuber)來演講,一方面我們為無法參加感到扼腕,一方面我們也擔心自己的映後座談觀眾會被吸納過去,對此我們還特別開了一個專程討論宣傳方式的會議,嘗試了許多新的宣傳手法。

活動當天,也就是驗收宣傳成效的時候,按照我們借用的場地規模來看,容納近五十人可說是氣氛、人口密度都剛剛好。活動落幕後,我們針對觀眾身分進行分析,發現校外觀眾與校內學生的比例將近1:1,而且校內外都有上學期《沉默的羔羊》映後座談的熟面孔再度前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