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的腐敗——透明人

透明人 / Hollow Man
導演:Paul Verhoeven
演員:Kevin Bacon、Elisabeth Shue、Josh Brolin
產地:美國
上映年度:2000年

著名的《哈利波特》系列電影在千禧年後,橫跨了八年才上映完畢,猶如在打抗戰似的。這系列的電影剛巧是我這一代人的成長伴侶,每每有新續集出現,我必定到電影院報到。在《哈利波特》電影中,充滿了各式各樣天馬行空的奇幻想像,當中亦不乏輔佐魔法的道具,其中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正是哈利的傳家之寶「隱形斗篷」。在電影中看到這項道具時,心生羨慕,想想若我也擁有隱形的技能,那我便能夠真正的「心想事成」,無論是好事是壞事,皆能暢行無阻。

直到看了《透明人》,這部與《哈利波特》第一集差不多時間出品的電影,原來當年討論人類變透明的影視作品,粗略劃分,前者是由人性本惡的角度切入,後者則是由人性本善的觀點詮釋之。小時候,還未受到社會黑暗面的汙染,總覺得人性本善,時至今日,經歷了那麼一點所謂的人生經驗後,對人性本是善或惡,產生了些微的變化。

Continue Reading

淺析楊華〈女工悲曲〉與陳映真〈工人邱惠珍〉

非常淺析:

從「走!走!走!趕到紡織工場去」一句中,可明顯看出〈女工悲曲〉全詩以台語寫成,「趕到」這極富動態感的用詞,前面連三次的「走!」其實作「跑!跑!跑!」來解,而正是出自台語讀音。〈女工悲曲〉運用了多個疊字形容詞,尤其在「靜悄悄路上無人來去,冷清清荒草迷離,風颼颼冷透四肢,樹疏疏月影掛在樹枝。」之段落,這個手法讓本詩讀起饒富韻律感,也凸顯女工孤身在工場(工廠)門外的疾苦,成功營造出悲涼氛圍,讓讀者自行在腦中構築出畫面。

詩人楊華在日治時期下,以方言淺白地刻畫出女性勞工面臨的勞資糾紛,一方面使讀者快速地身歷其境,投入詩中情境,感受女工遭受的不公不義;另一方面,也使讀者感受到詩人本身對勞工階級的高度關注,伸張正義的情懷躍然紙上。

Continue Reading

關於2016年社團評鑑二三事

國立高雄應用科技大學的社團評鑑總算告一段落,以下幾點檢討與思考:

1. 最先檢討映画社失手的帳冊,對不起帳冊資料沒有好好做,我們帳務乾淨,唯在該如何整理收據與相關資料上缺乏頭緒。是次最大敗筆,非我們無心製作,也不願將第一屆作為藉口,既然帳冊不齊全的事實擺在眼前,往後則立改之。

2. 今年算是高應大頭一年實施電子化社評制度,開放社團選擇是否採行電子化,抑或維持原本的紙本評鑑。考量到全球樹木資源緊縮,映画社平時印製刊物與海報已砍了不少樹木,面對社評那些龐大的資料,再耗費樹木則有違良心,也基於經費考量,我們堅信我們僅有的社費需用在辦理活動或購置影碟等業務方面,而非使用再印刷社評資料上,故我們採行電子化。

3. 實際採行電子化後,我們所需印製的項目僅有帳冊與簡介手冊,有效節省經費。且我們善用超聯結及書籤功能,可快速找到欲瀏覽的內容,並可跨檔案連結,檢視不同活動間的差異與優劣,而這也是我們意識到電子化的一大特點,在資料的呈現上會更具有系統性,不失為往後規劃社評檔案的努力方向。

Continue Reading

寧願答案望不到 #1

你用餘光驚瞥那人驀然回首的笑意,從此浸在愛河,任青春年華一滴一滴被侵蝕亦不分開,究竟一見鍾情的愛戀是上輩子苦苦修行而來,還是彼時愛神施了魔法扣住你與他。知音難覓,真愛難尋,一個眼神換來一生一世夢幻似愛情童話,可遇不可求。在情路上身受重傷,將千瘡百孔的經驗提煉出的醇醲美酒朝暮醉飲,麻痺日常片段或許更貼近真實。

不論情之初如何形成,接著都兩情相悅,就算沒有同生與死,也盡嘗愛情滋味。這是凡人的愛。世上還有數種關係只得黑暗中進行,無法接受陽光照耀,一旦講明了,就處死了一絲延續愛的希望。耗用所有精力維繫一段不可能開始,或者進行了也哀痛萬分的關係,所以用最卑微的狀態,只為看見愛人揚起嘴角,那怕是不經意的一個微笑,也備感溫馨,一點點就足夠享用一生。

Continue Reading

一點一滴侵蝕體制——老笠

老笠 / Robbery
導演:火火
演員:曾國祥、雷琛瑜、林雪、馮淬帆
產地:香港
上映年度:2016年

「要不要加五元換爆炸糖?」這是林雪在片中飾演的經理最常提醒店員的話,說起爆炸糖,不免令人想起2012年由彭浩翔執導的《低俗喜劇》。是也,《老笠》與《低俗喜劇》皆帶有cult味,亦都以黑色幽默路線控訴現社會現象,綜觀近五年的香港影壇,實有愈來愈多關注本土或以香港事為主題的電影,且今年才約莫過半,已有三部深具話題性的電影相繼在臺灣亮相,《選老頂》、《樹大招風》、《十年》,再到本屆高雄電影節中的《老笠》,可說是讓港片迷大呼過癮,也讓人看見香港政局處在非常時期,影人將政治梗運用為電影題材的創作力。

說回《老笠》,本片還有許多向電影致敬環節,《無間道》裡的經典台詞、《暗花》裡的對鏡開槍、《華爾街之狼》裡的富豪站姿、《黑色追緝令》裡的洗手間橋段等等,呼應經典也對照時事,除了為電影增添趣味,也間接比喻了當前香港設身混亂局勢中對往昔的緬懷,用輝煌的集體回憶作為精神糧食。

本片為導演火火(本名:李家榮)第三部執導作品,在映後座談時他指出自己的前兩部作品較屬愛情片,他以為一個新晉導演拍愛情片會比較歡迎,實則不然,於是到了第三部電影才交出了一個大膽瘋狂的劇本。從《老笠》向眾多電影致敬來看,可以想見導演本身的自我修練,這明顯地體現在本片的色調上,無一不是經過深思熟慮,考量角色內心及環境氛圍所調製出的配色。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