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采留最後,你知道【魔鬼終結者:創世契機】的片尾曲演唱者是中文歌手嗎?

觀影提示:【魔鬼終結者:創世契機】最後有隱藏片段的呀!

海報分別為美國版、臺灣版、香港版、日本版,右圖為不同風格的日本版。

「I will be BACK!」2015年赤炎夏日,總算迎來【魔鬼終結者】第五集啦!

【魔鬼終結者:創世契機】除了將演員群換上有別於前幾集的影星之外,「片尾曲」更給人耳目一新的感受。透過電影院環繞音響播出的片尾曲《Fighting Shadows》,由中文歌手 張靚穎 搭配美國嘻哈歌手 Big Sean ,可說是東方聲線混和西方音樂元素,為影史上前所未有的組合。

為什麼派拉蒙電影公司(Paramount Pictures Corporation)會選擇張靚穎?

近年來在影壇和樂壇皆有傳聞:凡是張靚穎獻唱的電影或電視劇,票房或收視率必定創新高,2008年上映的【畫皮】正是一例,主題曲《畫心》至今歷久不衰,優質程度如電影拍攝續集,都得請張靚穎再次詮釋以舊曲調為原型而改編的版本,她對歌曲的掌握度無人能比,精準唱出了契合電影氣氛的淒美感。

Continue Reading

叛逆,再正常不過了——維多莉亞

維多莉亞 / Victoria
導演:Sebastian Schipper
主演:Laia Costa、Frederick Lau、Franz Rogowski、Max Mauff、Burak Yigit
產地:德國
上映年度:2015年

前陣子看《最後的馬拉松》,劇情大致上以體育好手的人生故事為經,以探討德國療養院的利與弊為緯,勾勒出白叟先生活到老跑到老、願意付諸行動讓理想成真的「熱血」故事。今次看《維多莉亞》,電影依然在工藝設計精緻的德國取景,但熱血瘋狂的,是一個從西班牙獨自到柏林打工的少女Victoria,和她在酒吧外邂逅的四個「兄弟」。

第65屆柏林影展於二月中落幕,《維多莉亞》最終榮獲「傑出藝術貢獻銀熊獎」,可謂實至名歸、貨真價實,片長共140分鐘,採「一鏡到底」拍攝手法,刷新了One Take影片的長度紀錄。除去了後製時期的剪輯作業,誠然挑戰了觀眾(至少我)看電影的習慣。一鏡到底雖然被貼上了「炫技」標籤,不過前製時期整體的調度和場面切換的路線規劃卻更是場考驗,看完《維多莉亞》後,讚嘆攝影師Sturla Brandth Grovlen的掌鏡功力,從凌晨到破曉,穿梭柏林大街小巷20多個地點,覓不得特別明顯之缺失。但這是把雙面刃,在不剪輯的情況下,電影理當無法做到簡練,一些全無劇情推進的部份讓電影冗長化,顯得拖泥帶水。

Continue Reading

造型團隊完美典範.Rachel McAdams

頒獎典禮過後,誰得了獎,誰成為了遺憾之選,或許並非媒體報導的焦點,電視新聞和平面報章雜誌記者爭先恐後採訪的,當屬四面八方的造型大師,翻開隔天的日報,編輯們花最多心思構想的、佔據全頁篇幅的,總是哪個明星被譽為紅毯第一帥,當晚第一美。從我對大型頒獎盛宴有印象以來,舒淇的打扮,似乎沒有一次是不得體的,髮型、妝容、首飾、服裝、配件、鞋靴,各個環節相互襯托,讓我誤認這些時尚設計只為她一人。

而在國外娛樂圈裡,我十分留意Rachel McAdams,不僅因為她參演的某些電影值得一看,她出席每項活動的穿著,都是經過造型團隊細心規劃的。平時很少關注花邊新聞的我,只要標題寫上了「Rachel McAdams」,無論內容多麼枯燥乏味,我都會點進去一字不漏地讀完,再看看她近期的模樣,「呀~用優雅大方來形容她,依然毫不違和!」

從網站E ONLINE整理了15張Rachel McAdams’ best looks(驚嘆!)

Continue Reading

無法阻止魚游泳——最後的馬拉松

最後的馬拉松 / Back on Track
導演:Kilian Riedhof
主演:Dieter Hallervorden、Tatja Seibt
產地:德國
上映年度:2015年

《最後的馬拉松》聽起來像是人在風燭殘年時,進行的最後一場比賽,由此可以想見,本片是一部以白髮老人為題的電影,講述曾經在墨爾本奧運摘下金牌的馬拉松好手,希望再戰跑場的故事。收到這部電影的觀賞消息時,我猶豫了半晌,因為勵志片向來較少被我填寫在清單裡,或許跟我本身非為樂觀主義者有關吧~

然而,將本片全然定義為勵志電影實在有失公平,它雖催淚也富含人生哲理,但導演在劇情方面賦予其他值得探討的議題,讓電影增添了幾分厚度。

Continue Reading

自學,將不再是被中產階級綁架的名詞

受朋友之邀參加了「五月Last Friday x Youth國高中自學生」的聚會,我應該是所有出席的人裡,唯一不擁有「自學生」身分的人。我剛考完大學,處在申請學校的階段,一切看起來都像是要繼續活在大多數人會走的選擇內,這是因為我決定報考最適合我的科系,其中的課程規劃能夠給我帶來滿足和喜悅。

不過,提及我對自己的認同,我從不覺得我是一名正常的學生,反倒傾向用「教育體制內的暴民」來形容自己。認識我的朋友,應該都知道我國中發生了什麼慘痛的事情,讓我對教育體制徹底失望,而且令我萌生踏入教改、為教育盡一份心力的意念。再者,我也喜歡和習慣透過學校以外的資源,例如網路、講座和各式各樣的書籍來擴充我的學習範圍,有時候讀艱深的研究類書刊,雖然囫圇吞棗的成分不少,但我仍很用心地去探討學問,很多學校不會教的知識,都是靠自己的力量學來的。這樣,我可以稱上「半個」自學生吧~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