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願答案望不到 #1

你用餘光驚瞥那人驀然回首的笑意,從此浸在愛河,任青春年華一滴一滴被侵蝕亦不分開,究竟一見鍾情的愛戀是上輩子苦苦修行而來,還是彼時愛神施了魔法扣住你與他。知音難覓,真愛難尋,一個眼神換來一生一世夢幻似愛情童話,可遇不可求。在情路上身受重傷,將千瘡百孔的經驗提煉出的醇醲美酒朝暮醉飲,麻痺日常片段或許更貼近真實。

不論情之初如何形成,接著都兩情相悅,就算沒有同生與死,也盡嘗愛情滋味。這是凡人的愛。世上還有數種關係只得黑暗中進行,無法接受陽光照耀,一旦講明了,就處死了一絲延續愛的希望。耗用所有精力維繫一段不可能開始,或者進行了也哀痛萬分的關係,所以用最卑微的狀態,只為看見愛人揚起嘴角,那怕是不經意的一個微笑,也備感溫馨,一點點就足夠享用一生。

禁色禁的是內心的色彩,受主流價值影響,擁有不同愛情信仰的人沒能像一般人一樣大聲說話,只能在社會邊緣起舞,在氣質相近的人群裡釋放悲傷。同性戀如是,老少戀如是,師生戀如是,婚外情如是,那些被貼上標籤的戀愛如是,明明付出了愛卻惹來一身罪名,其實何罪之有,誰又有權判誰有罪。情慾乃人類基本慾念,即便展現的對象、方式不若常人,也無須飽受歧視,讓一個人自信潰堤,尊嚴瓦解。

歷來書寫這幾類情愛的作品甚多,粵語歌中亦不少,我獨愛張敬軒在 2014 年 Hins Live In Passion 演唱會上翻唱的組曲,《垃圾》、《絕》、《失樂園》、《大開眼戒》這四首歌描繪的情愛型態不盡相同,但存在著一個顯著的共同點,即為「卑微」。張敬軒早有實力派歌手之稱,這支組曲毫無疑問地展現了他的編排才華與演繹功力,首先能想到把這四首歌串聯在一起,就已經顯示了他的慧眼以及對感情的敏銳觸覺,是相當成功的翻唱企劃。而他將自己置換為歌曲的主角,以純熟的唱法層層堆疊心中的苦悶與外顯的頹廢,或許與他本人的經歷相關,但無論如何都完善詮釋了這四首歌的主旨,甚至提升了原唱的境界。

《垃圾》、《絕》、《失樂園》、《大開眼戒》皆由黃偉文負責填詞,黃偉文的作品總在天秤兩端互相抗衡,寫驕傲寫到趾高氣昂,寫自卑寫到作賤自己,但不計哪端,他都將情感發揮至極,絕無點到為止,必為烈、再烈、極烈、烈到不能,讓人聽起來有種酣暢,淋漓盡致之感。

垃圾 盧巧音
作詞:黃偉文、作曲:陳輝揚

如果我是半張廢紙 讓我化蝶
如果我是個空罐子 為你鐵了心
被你浪費 被你活埋
讓你愉快 讓我瓦解
為你盛放 頹廢中 那媚態

留我做個垃圾 長留戀於你家
從沉溺中結疤 再發芽
情愛就似垃圾 殘骸雖會腐化
庭園中最後也 開滿花

被世界遺棄不可怕 喜歡你有時還可怕
沒法再做那些牽掛 比不上在你手中火化
不需要完美得可怕 太快樂如何招架
殘忍不好嗎

灰燼裡被徹底消化 我以後全無牽掛
什麼都不怕

《垃圾》不僅是張敬軒這支翻唱組曲的開場歌曲,也做為黃偉文填詞作品中〈垃圾五部曲〉的第一部曲,而這首歌對原唱盧巧音來說,是什麼樣的存在呢?因為這首歌,讓大眾對她的印象從地下樂手轉為流行歌手,即便如此,她的創作風格卻從未主流過,《垃圾》是最盧巧音的歌,也是最不盧巧音的歌。聽盧巧音,不容錯過她在 2005 年推出的【天演論】,整張大碟概念清晰,講述宗哲、宇宙、人世等龐大議題,曲風壯闊卻優雅,處處流露她對世間萬物的關懷,仔細研究起來實艱深難懂,不過若純欣賞編曲、抽去歌詞部分,亦是一場音樂饗宴,被樂評人評比為千禧年後最傑出的粵語專輯,無非憑空想像。

說回《垃圾》,由「如果」開頭業已揭示了故事中的主角在一段關係裡的地位是低下的,若能平起平坐,襯得起對方,何須將自己設定為半張廢紙、被喝完棄置的空罐子。甘願當垃圾,即使身段如塵土般細微,也能以腐化後的養分成長為花,不能成為對方的誰,只少還能是他身邊中的一點塵埃,次段用自嘲的口吻帶出主角黯淡的靈魂,雖然已經逼近無所期望的地步,卻有著從冷落痛楚中再得到搭理的嚮往。歌曲到這,主角鐵了心,專心致志只愛那人的信念幾乎絕頂,就算身陷情感漩渦,也鐵了心,不作他想。

決定死心塌地守著這段曲折的關係,這種無論如何都要沉淪於那人手中的情緒並非一時的,隨著旋律進入副歌,主角漸漸習慣這種卑微,甚至到了無需快樂,忘記快樂是什麼模樣的地步,情願對方殘忍對待,皆因是那人,被浪費或被活埋都顯得不重要。到底何種關係可以讓一個人覺得喜歡對方比被世界遺棄還可怕,難以言說和確切形容,但勢必千絲萬縷,一經一緯牽動主角全身細胞,愛到入骨,成了魂中一角,倘若以後存在世上再接觸任何情傷,也不如這段樂在苦中,情繫一生,日後什麼都不怕。

 傅珮嘉
作詞:黃偉文、作曲:陳輝陽

寧願滯留在此處 寧願叫時間中止
我不會再信未來 我不要再看歷史
還能活才是諷刺 故此不用做傻事
讓痛苦 輪迴千次 彰顯那快樂有盡時

曙光全部熄滅 殺掉我影子
我只能獨處 背後全沒有支柱

什麼叫絕望 抬起眼望望
如今我在你面前呈堂 隨便收看
靈魂被抽乾 殘留著軀幹
從此與未了願同存亡 地老天荒

還不夠絕望 尚可更絕望
留給我日後用來形容前面境況
能夠這樣 謝謝你幫忙
將僅有願望都風光殮葬

何來未來未開創 我對希望沒期望
未放開 提前釋放
明知道敗仗 就不應該對抗

能夠這樣 全靠你幫忙
將戀愛絕後的標準答案

《絕》誕生於上世紀末,這首歌與原唱傅珮嘉的關係,好比《垃圾》之於盧巧音,都是歌手生涯中較為人知悉的歌曲。傅珮嘉在香港推出最後一張專輯《一夜成名》後,暫別了歌壇十年,2014年,她以傅又宣之名重拾麥克風,唱紅了《愛.這件事情》,喜歡唱歌的人、對音樂懷有熱忱的人總是會回來的,她在臺灣發行同名 EP 時,文案用「失而復得的好聲音」來形容她,而最令我感到欣慰莫過於,她不忘將《絕》收錄在內,讓更多人認識此一佳作。

承襲了〈垃圾五部曲〉的安排,《絕》緊接在《垃圾》之後,如此一來不但延續了組曲的主軸,也在編曲或者填詞上,推進了聽眾的情緒,試圖達到悲不可抑的處境。以寧願空間與時間之不變破題,反映出主角對逝去的那段關係帶有很深的執念,而這對人心的影響究竟是好是壞,其實無法明確界定,雖然魂飛魄散,餘生只得如行屍走肉般過下去,但又彷彿從煉獄中起死回生,知瞭生命盡頭死亡的真相,方能好好生存。

主角日後之所以什麼都不怕,乃因為再沒有事情能比和對方之間的未了願更加折騰人,下半生在情場上,已經絕望透頂,故不斷回顧過往,覺得成就今日的自己,甚至得歸功於對方的冷酷,漸漸習慣處在情緒的低谷,對人亦無所期待,相信僅有的願望早已被風光殮葬。

陳奕迅的《K歌之王》粵語版以《絕》作為尾奏,他唱著「我只想跟你未來浸在愛河,而你那呵欠絕得不能絕,絕到溶掉我」,這一小段歌詞的靈感也出自這首歌。放手一搏得來失敗收場,無非給人莫大打擊,已經缺乏經營未來幸福快樂的興趣與勇氣,再也沒有當時的衝勁,屈服於注定失利的關係。

—————————

Photo credit: stevekeiretsu
【寧願答案望不到】上篇結束,究竟下篇何時完稿,來日方長。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