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之不得

四月初,周圍瀰漫著愚人節氛圍,可惜這個日子對我來說不是一個應該開心的時候。因為,身為張國榮的歌迷╱影迷,到這日總會陷入無限愁思。

張國榮在演藝界的成就,叫世人難以忘懷,他創造了一個後繼無人可攀的巔峰。而有幸親身欣賞到他動人演出的觀眾,私以為是非常好運的一代人。張國榮之於香港,是璀璨都市的代表人物;之於華人、之於全世界,是可被稱上「文化英雄」的神級藝術家。在他墜樓的那年,亦隱約帶出了香港絢麗光輝漸漸黯淡的意涵,原因攸關中港CEPA協議(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當今許多人回顧2003年,不禁感嘆:或許張國榮為香港的美好歲月劃下了終結句號。

近世紀末誕生者,對張國榮應是較為陌生的。就身旁朋友為例,他們接觸到其作品,泰半是在電視上看見的商業片,而非高水準的國際電影,又或是零零散散聽過其幾首膾炙人口的國語歌曲。若要論粵語歌,大抵《追》被廣大群年輕人知曉,因三年前臺灣知名女歌手A-Lin曾在金馬獎典禮上翻唱過。這首歌作為陳可辛執導電影《金枝玉葉》的插曲,是張國榮音樂風格大轉向後少有的溫吐型情歌,由新加坡作曲家李迪文Dick Lee譜曲,林夕操刀填詞。歌詞旨在書寫人一生忙於追求更高層次,追蹤生活中早已不缺少的基本需要,但其實在追尋的過程中,卻忽略了身旁伴侶才是最重要的。

前陣子於林夕著作《原來你非不快樂》中拜讀到一篇借本闕詞一句「一追再追」為名的文章,講述一座城市的領導者希望以其他城市為雛形,仿效並打造成那模樣,飄起超英趕美的味道。藉此我便聯想起中港CEPA協議,揚言可提升國際競爭力、促進社會安穩等等的虛浮說法(皆因與實際狀況確有落差)。如果一心只抱持著片面的經濟成長視角去做城市規劃、去向所謂崛起的大國靠攏,而遺漏了城市本身的獨特光景和性質,在大局都顧不好的情況下,市井又無法平靜度日,何嘗不是接近「全損」的狀態。

一個人、一座城市,最能有效利用的資源即在俯首之間,勢必要懂得愛惜罷了。

本文同步刊登於:
IIris Chen http://iirischen1997.blogspot.tw/2014/04/blog-post.html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