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被曲解與漠視的反動力量——天注定

天注定 A Touch of Sin
編導:賈樟柯
主演:姜武、王寶強、趙濤、羅藍山
產地:中國
上映年度:2013年

「全台相挺,俠路相逢。」2013年備受認可、一舉入圍六項金馬獎的中國電影《天注定》,因受播放配額所限,原本只得短暫亮相於金馬影展。是日突破限制,順利在臺灣上映,對此特別鳴謝片商佳映娛樂。相較於遲遲無法在拍攝地公開播出的事實,或許委婉道出了中臺社會風氣之差異。標語後一句稱「『俠』路相逢」,則要關照到本片的英文片名:A Touch of Sin,是向前輩胡金銓導演1971年《俠女(A Touch of Zen)》致敬的做法。

心存俠士意念者,如賈樟柯導演。《天注定》由近代中國四起轟動的真人真事改編,這些負面的社會案件,在導演無懼當權者的監視與壓力下,拍攝成了一部驚為天人的電影。用發生在不同時空背景的四段場景,透露了現代中國五光十色背後的悲歌。四位主角的故事原型分別為:2001年胡文海事件、2004年周克華事件、2009年鄧玉嬌事件,以及2010年富士康事件。上述四起事件的當事者,皆以暴力手段解決心中之憤慨。

null

自古常見中國官吏貪汙與官商勾結等低劣作為,開場故事由此題延伸,敘述一位居住在山西烏金山鎮的村民大海,由於不滿村長將村裡的煤礦產業販賣給大財團,又失信已承諾的利處。關心權益的大海,決定向上級長官告狀,揭露一切不等對待,但區區一個小人物怎能扳倒整個大體制呢?有權有勢者過度囂張,苦難便落至生活艱困且對政對商無能為力的老百姓,這時,受夠壓迫的大海,無需要太多廢言、無需要理會犯罪後的制裁,舉起獵槍朝向那些不法行事的權貴人士開上洩恨的槍響。

唯有大海選擇這麼做,沒有其他任何一位村民願意出面發聲、反抗不公不義。在何等鄙視人尊嚴的環境下,或許或許,保持靜默是正途?不。那聲聲槍響,已全然說明了處於社會邊緣地帶的人民,遭受毫無公道的對待時,最本性、最原始、最具效果的手段,正是透過槍械扭曲權勢,試圖逆流而上。

然而,身在中共統治下的中國。雖已經濟改革開放多年,但普遍社會氛圍仍容不下一點有反動意念的建議,甚至連多元的意義存在與否,都有待考量。即便如此,賈樟柯導演仍用攝影鏡頭記錄下那些被曲解、被漠視、被一洗而淨的反動力量,第一個故事即有強勁且頗能喚醒公民意識的作用。他還原了一個隱忍和激烈無所不在的中國社會,呈現出大時代進步之外的憤怒與急躁不安。

null

留意《天注定》四個故事的時空分布:空間聯繫了山西、重慶、湖北、廣東,縱貫中國南北的布局,使電影多了份大器,也明確指出各地皆存在著民生問題。乍看本片,或許會以為故事是分開來談的,但事實上,前三段情節的時間是按農曆新年前返鄉、新年期間會面親戚、新年後離城工作而進行的。最後一個段落雖然不是在新年前後,但電影尾聲回繞到了原地,暗示所有流過的鮮血改變不了中國,更精確一點說是中共,參雜了深沉的無奈和絕望。透過這樣的敘事手法,以達「起、承、轉、合」之效。

導演也將動物的意象加諸在人物角色身上:大海釋放了那隻正在被鞭打的馬,脫離了束縛但或許前途更加迷茫;三兒就像被關住的鴨子,有反抗意圖卻沒能衝破鐵欄;小玉好似青蛇,外貌雖可使人退縮不前,但又時常給人忽視;小輝的自殺正如轉換棲息地的金魚,相隔了一條暗溝,反倒更易受挫。

《天注定》沒有華麗的電影特效,全片因著時事刻畫出中國底層人民的慘況。在這個人稱世界工廠,俗稱血汗工廠的國度裡,推動偉大的GDP向上的同時,除了表面流光四溢的摩登都市,尚有偏鄉幸福指數勢必慎重檢視。

本文同步刊登於:
IIris Chen http://iirischen1997.blogspot.tw/2014/03/A-Touch-of-Sin.html

You may also like

1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