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點一滴侵蝕體制——老笠

老笠 / Robbery
導演:火火
演員:曾國祥、雷琛瑜、林雪、馮淬帆
產地:香港
上映年度:2016年

「要不要加五元換爆炸糖?」這是林雪在片中飾演的經理最常提醒店員的話,說起爆炸糖,不免令人想起2012年由彭浩翔執導的《低俗喜劇》。是也,《老笠》與《低俗喜劇》皆帶有cult味,亦都以黑色幽默路線控訴現社會現象,綜觀近五年的香港影壇,實有愈來愈多關注本土或以香港事為主題的電影,且今年才約莫過半,已有三部深具話題性的電影相繼在臺灣亮相,《選老頂》、《樹大招風》、《十年》,再到本屆高雄電影節中的《老笠》,可說是讓港片迷大呼過癮,也讓人看見香港政局處在非常時期,影人將政治梗運用為電影題材的創作力。

說回《老笠》,本片還有許多向電影致敬環節,《無間道》裡的經典台詞、《暗花》裡的對鏡開槍、《華爾街之狼》裡的富豪站姿、《黑色追緝令》裡的洗手間橋段等等,呼應經典也對照時事,除了為電影增添趣味,也間接比喻了當前香港設身混亂局勢中對往昔的緬懷,用輝煌的集體回憶作為精神糧食。

本片為導演火火(本名:李家榮)第三部執導作品,在映後座談時他指出自己的前兩部作品較屬愛情片,他以為一個新晉導演拍愛情片會比較歡迎,實則不然,於是到了第三部電影才交出了一個大膽瘋狂的劇本。從《老笠》向眾多電影致敬來看,可以想見導演本身的自我修練,這明顯地體現在本片的色調上,無一不是經過深思熟慮,考量角色內心及環境氛圍所調製出的配色。

《老笠》通片在一間便利商店內完成,但這並非真實場景,香港地狹人稠,人口密度高,要找到能進行多場槍戰、空間稍大的超商幾乎困難,故導演自搭了一個美式風格的超商,所有的對角戲、劇情故事都在這間超商內完成,看電影的時候,腦袋不斷浮現昆汀塔倫提諾的《八惡人》,不僅場地皆在一處,曾國祥飾演的店員不斷重複李小龍的名言,重複提到同一句話,也是昆汀的招牌風格,而貫穿本片的詼諧有理拿捏恰當,不會淪為有精無髓。

十分喜歡男店員一角的設定,是極為貼近現實的人物,現年32歲,亦即出生於1984年的他,可說是與《中英聯合聲明》同年誕生,這份攸關香港前途的聲明列出了中共承諾讓香港「五十年不變」,可事實上事與願違,主權移交後的香港不僅生活條件變差,更在政經、教育、語言等各方面都受到高壓威脅,香港不再是香港人熟悉的香港,年輕人看不到希望,只能活像個「廢青」,而他居住在擁擠的房屋,得跟眾多親人共擠一室,存不到錢買樓,則反映出了香港長年的土地利用問題及租金高昂背後之財團炒作一事。

就他的戲份而言,最精彩處莫過於電影尾段他和馮淬帆飾演的老人之對戲,那位對經理看不過眼的老人,心血來潮打劫了整間店,卻活到了最末段。一老一少,在幕後設定上,或者從店員及老人的異曲同工的點菸畫面來看,其實老人的立場即是店員老年時的形象,再準確一點,老人語中略帶輕視地教訓店員,說他老了也只會像自己一樣年少時站在二線位置,終老於二線位置,就像店員那件黑色衣服上的口號:This city is fucking stuck,城市被困住了,社會也缺乏階級流動,人老了自然而然變得世故,倚老賣老斥責晚輩,像極了阻礙社會發展與革新的老一代。可是,店員代表的是新世代,願意用一個賭注換活命,說著「接著怎麼樣不知道,但這麼差都能過了,將來一定會更好。」這非盲目樂觀,確切對照到時下香港年輕人挺身而出、甚至冒上坐牢風險反抗不公不義,而這股捍衛家園的精神與信念正一點一滴侵蝕體制,至終衝破桎梏。

PS. 在電影裡看到香港歌壇重要的作曲者Eric Kwok,非常訝異,也死得太慘了吧XD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