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顆擦過心境邊緣的彩球——醉·生夢死

醉·生夢死 / Thanatos, Drunk
導演:張作驥
主演:李鴻其、黃尚禾、鄭人碩、張寗、呂雪鳳
產地:臺灣
上映年度:2015年

二十年前,王家衛的《東邪西毒》故事中,有人贈送黃藥師一罈名為「醉生夢死」的酒。二十年後,張作驥拍了一部跟那罈酒同名的電影,稍有不同之處只在於一個.符號。從王家衛的經典作品說起,皆因《醉·生夢死》有太多劇情細節能跟王家衛的電影連接在同一扣環。

哥哥上禾的房間貼了一張《攝氏零度.春光再現》(電影《春光乍洩》的紀錄片)的海報,受傷的何寶榮(張國榮 飾)在陽台上緊抱著黎耀輝(梁朝偉 飾),上禾跟《春光乍洩》的男主角一樣是同性戀者,也離開自己熟悉的家鄉遠赴異國談戀愛,最終卻以分手且自殺未遂收場。原先《春光乍洩》的劇情是安排黎耀輝以死告終的,但因為拍攝期間正巧撞上張國榮返港準備演唱會的事宜,所以黎耀輝的生命就被重新書寫了一場。這些未出現在正式電影裡的片段,都完好收錄於紀錄片裡,而這也大概是張作驥何以選擇將張貼紀錄片海報的原因吧。

另外,弟弟老鼠與媽媽漫舞的橋段,背景音樂傳來探戈聲響,著實也叫人想起滿溢拉美情調的《春光乍洩》。

老鼠多次將螞蟻玩弄於鼓掌,將吳郭魚和老鼠視為談吐心聲的對象,寄情於無法回應的生命或物體,大抵浮現了《重慶森林》中警員663(梁朝偉 飾)時常對著玩偶自言自語的影子。但嚴格說起來,張作驥乃運用螞蟻與吳郭魚作為象徵媒介,前者和老鼠本人一樣都像是滄海一粟,雖然細小卑微,但卻照常生存;後者則和電影中所有人物一樣浮沉於死亡邊緣,渾噩的遊走在醉夢邊緣。

某次老鼠發現螞蟻搬了一隻蛆在他面前跳舞,隨興地拿起剛偷到的攝影機開始錄影,攝影機設定的時間為「2046年4月1日」,年份是傳說中五十年不變的《2046》,日期是《春光乍洩》中一位巨星離開人世的哀痛日子。有一列定期駛向2046的專車,搭上車的乘客唯有一個目標,正是「找回失去的記憶」,老鼠和上禾希望拾回什麼過往的事跡呢,也許是和母親融洽相處的童年,性情與舊時迥異的兩兄弟,老鼠在頂樓發現母親爬滿蛆蟲的屍體時,眼淚不禁直流,漫無目的拖著疲憊身軀步下樓梯,而上禾非常懊悔沒有見到母親最後一面,他透露這個心情時是那麼真誠,兩位渴望懷抱母親,好比《阿飛正傳》中旭仔(張國榮 飾)尋根的情境。

以上提到多部王家衛的戲,也不免將本片《醉·生夢死》與之做個小對比。每回看王家衛執導的電影,總是特別沉浸於電影所建構出的氛圍,王家衛築出來的,是一個很完整的空間,讓我很快地就能進入影像世界,甚至在電影中久不抽離。但張作驥這部《醉·生夢死》僅點到了面,我看著角色們身處醉生夢死之狀態,卻無法將自己融入他們,進不到更深一層的內心,只是擦過最接近他們心境的邊緣。

「客亦莞然成笑,多少醉生夢死,轉首總成埃。」
——魏了翁《水調歌頭.檥櫂漢嘉口詞》

本文同步刊登於:
IIris Chen http://iirischen1997.blogspot.tw/2015/08/Thanatos-Drunk.html
幕迷影評 http://www.movier.tw/post.php?SID=71399
輔仁媒體 http://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5/12/28/123363/《醉·生夢死》中的王家衛元素/

You may also like

2 Comments

  1. 喜歡這篇,很家衛迷阿XD
    主角片中也是用喝酒呼應不願想起的回憶,
    王家衛的氛圍空間總是能成功建構起來,也歸功於攝影的唯美跟美術,然後把現實給詩化了。
    但張作驥很明顯的就是告訴你”這就是現實”,喝酒喝多了可是會眼睛瞎掉喔。
    or就算你跑去國外留學,還是要回來面對現實,一直不斷把人回現實,然後試圖在難看的現實裡找出浪漫。
    一點淺見。

  2. 嗨!謝謝你喜歡~我也同意你的觀點!
    我想有部分原因是,王家衛鏡頭下的角色較無生活上的隱憂,而張作驥擅長描繪低下階級的人物。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