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年輕所以迷失

倒數兩個月就要進入全新一年,高雄的冬天總是姍姍來遲,想想自己來到南國大城已經兩年過去,捫心自問到底獲得了什麼,我仍支支吾吾答不出個所以然,但為何總要那麼勢利?活著,不盲目,不像殭屍就是福了吧。

我是個對過去懷著執念的人,但從未好好爬梳初上高中那段不務課業的日子(多的是追憶國中時期),近來有機會和朋友聊起早些年閱讀的文章和吸納的養分,回頭望著的同時,嘴角竟上揚著。當時的我十分自我中心,在教育體制內受盡了心理折磨,教我如何相信人都是無稽之談,鎮日活在自己的世界,上網探究未知的學術領域,也受到一些朋友影響,將憤怒的焦點轉到社會運動上。有人說,會關注社運或參與社運的人都是廢物青年,說到底,正是因為看不見遠方希望,因而站出來爭取權益。

這些經驗讓我產生了一套看待事物的價值觀,亦累積了不少思考底蘊,提起當時的衝勁,特別在發掘新知識的努力程度上,可謂達到人生巔峰,我只需要把精力投注在自己上,對什麼有興趣,就花大把光陰鑽研下去。

讀大學以來就離這種日子好遠,玩社團,著重與人互動,封閉自我是成不了事的。偶爾我會懷念那些不用擔心旁人指令或眼光的生活,那些即使沉鬱卻安然做自己的時時刻刻。久違了自己步行在城市大街,聽著最愛的金屬樂,好多過往的種種隨著音符躍過意識,我想我是厭倦了嘈雜的人聲,每天過得看似充實,但掐指算一算浪費掉的時間,理性想來都驚人。

尚有些階段任務還未了結,待告一個段落後,其實我也不知該何去何從,只知道最緊要先愛惜自己。微涼的風吹過,跟以前在台北感受到冷酷的風不再一樣,想要環境冷一點,好讓氛圍激勵自己都難了。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