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學,將不再是被中產階級綁架的名詞

受朋友之邀參加了「五月Last Friday x Youth國高中自學生」的聚會,我應該是所有出席的人裡,唯一不擁有「自學生」身分的人。我剛考完大學,處在申請學校的階段,一切看起來都像是要繼續活在大多數人會走的選擇內,這是因為我決定報考最適合我的科系,其中的課程規劃能夠給我帶來滿足和喜悅。

不過,提及我對自己的認同,我從不覺得我是一名正常的學生,反倒傾向用「教育體制內的暴民」來形容自己。認識我的朋友,應該都知道我國中發生了什麼慘痛的事情,讓我對教育體制徹底失望,而且令我萌生踏入教改、為教育盡一份心力的意念。再者,我也喜歡和習慣透過學校以外的資源,例如網路、講座和各式各樣的書籍來擴充我的學習範圍,有時候讀艱深的研究類書刊,雖然囫圇吞棗的成分不少,但我仍很用心地去探討學問,很多學校不會教的知識,都是靠自己的力量學來的。這樣,我可以稱上「半個」自學生吧~

「五月Last Friday x Youth國高中自學生」由台北市自學生組織內的成員所統籌,場地的規劃大抵為:一部分空間供自學生們交流,內容包含桌上遊戲、書籍分享、魔術表演以及猜電影等等;一部分空間供企圖成為自學生的新夥伴做諮詢,也有家長到場了解自學的涵義。

觀察每個自學生,幾乎都是朝氣蓬勃的,跟他們聊起話來,很能感受到他們對自我的信心,充滿生命力和積極進取的動力。他們不必依賴主流價值相信的成績和學歷來建構別人對自己的認可,一開口說話就足以驚艷他人,自學生明白(或者正在摸索)自己的興趣為何,而且正朝向理想中的世界,紮穩腳步向前邁進。

我在現場閱讀一本精裝書,是由一位自學生獨立出版的詩畫集《種子》,他對藝術與哲學非常感興趣,預計準備教材當起講師,開設相關課程。自學生組織內有許多強者,他們擁有一顆超齡的心,比同輩更加成熟。聽聞年底他們將推出工具書,樂見自學能發展成一個被重視的學習型態,不再是被中產階級綁架的名詞。

本文同步刊登於:
IIris Chen http://iirischen1997.blogspot.tw/2015/05/blog-post.html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