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少還有你

我的人生二分之一都有你,走過了多少輕狂的日子,多少空白的歲月。那年,你在對街遙望未來,我卻墮入黑暗的漩渦停滯不前,任無情車流呼嘯而過,輾碎我前進的動能。多感激你沒有切斷連結我們的橋樑,讓我盡情地道出我所有絮絮叨叨,如果我的負面情緒是顆炸彈,那麼你已起死回生千百回。後來,拜科技進步所賜,換了一套軟體延續我們的關係,從單方面的抱怨變成了互相傾聽煩惱,縱然已經多年不見,唯有雲端傳輸近況,但我想你我都很清楚,我們之間的介質,從來都不是任何社交媒體與通訊系統,是精心守護的愛。

那些微風拂面都會痛的崢嶸時光,風沙如碎石般劃過臉頰,呼一口氣,軀殼上的傷痕就多一道,年輕生澀的心靈被迫成長,而灌溉我的皆是無情人性,慢慢我變得尖銳,失去面對人群的興致,離時代愈遠愈好,學習孤獨,像大城市邊緣的漫遊者,徬徨無主。按鍵式手機還未給世人遺落,文字成了我唯一的抒情工具,我用十足感傷的心理狀態一一敲下字字血淚,忘卻了起初怎麼想寄給你,寫著寫著竟成癮,戒不掉這習慣,縱使經常石沉大海,我亦不奢望回報,練就一身無所求的功夫。有時我也想,所有情意無論正面抑或負面,不過自己的事罷了,別人沒有義務關心你,有的話,就當身外之物看待。我將各種人生百味寫給你知,我的簡訊紀錄如同我的筆記本,擁有者是我,閱讀者是你,其實你到底得出了什麼結論,至今我一無所知。

浮沉於低谷久了,花了些時間釋懷,試圖出走憂傷,但黑暗的因子仍在血液裡流轉。我告訴自己出口要自己找,自己碰壁後再重頭來過,所以靠著消化大量書籍,每天看千字以上的文章或論文訓練自己思考的能力,看多了便嘗試寫,一直以來未放棄運用文字跟自己跟世界對話。寫作,相較於其他很多事,是唯一開心做的事,而你在我人生的低潮期沒有勸我停下瘋狂寫的行為,世上還有誰能比你更具耐心,這分感情,恐怕我用盡一生都報答不完。

也許我們之間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也許我們之間什麼都發生過了。我向你傾訴,帶你隔空領略我的美麗與哀愁,你理解的深或淺,都不緊要,因為我已認定你是此生最不能放棄的風景,你可以說我纏綿,但很多時候,我活下去的動力,是以極致完好的姿態再見到你。「其實要過那條馬路並不難,就看誰在對面等你。」不敢想像你在等我,但我想,你一定期待看見我振翅高飛的時候吧?就像我願意幫助你任何事,竭盡全力在你身後做最強後盾,當你仰望星空驚覺希望渺茫,勿忘燈火闌珊處還有我守候。

「當你真心渴望某樣東西時,整個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助你。」這句我們共同喜歡的話,願時常給你力量,讓你在這詭譎多變的世道,常保熱忱。而我們之間,還得發掘更多深具共鳴的事物。我不再執著我們必須發展為哪種關係,就讓我是我,你是你,我們是我們,順其自然的經歷下去吧,只不過,「也許全世界我也可以忘記,就是不願意失去你的消息。」

本文同步刊登於:
IIris Chen http://iirischen1997.blogspot.tw/2016/04/Wei.html

You may also like

1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