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團評鑑意在重整思緒

冬至前後,一年一度社團評鑑晚會熱烈展開,校名隨著高應大躍升為高科大,這場社團界備受矚目的遊戲,仍持續上演。

之所以用遊戲來形容社評製作乃至頒獎,每個社團就像一組多人隊伍,沿著制度設定好的路徑,完成一項社評好比解除一道關卡,在這約莫一個月的加速衝刺過程中,身體和心理能量時常耗竭,卻又因為目標在前而不得不重燃動能,反覆整理並修訂大量資料以換取進入下一關的鑰匙,聚沙成塔,最終堆疊成儀式化的獎牌。

獲得殊榮能作為動機讓人進入遊戲,也能驅使人願意付出勞力,然而,倘若事事套用了功利思維,難免產生得失心,當期望與結果事與願違,失落情緒翻天覆地。比悲傷更悲傷的事,或許不應該建立在本末導致的狀態裡。

對我而言,社團評鑑旨在將過去一年經營社團的成果,於歲末之際,抽絲剝繭回顧自己究竟辦理了哪些活動,去蕪存菁,將內心感受具體呈現於記錄之中。規範要求的簽到單等資料,則留存了當時人們參與過的印記,趁著重新檢閱,默默感謝他們成就活動。

我將社評轉化為一種探尋自我與社團足跡的思緒統整,重點在於自我是否從中梳理出辦社意義,這些意義又對生命造成了什麼深邃影響。若能有系統地串聯各種細微人事與境遇,譜寫出獨特社團故事,那這就是社評最具人性化的想像,同時也傳遞了由衷真誠情感。

許多人調侃社評為做資料大賽,它外顯的功能給人契機剪黏拼貼瑣碎訊息,但如何以人為思想提煉出蘊藏於心坎的見聞,運用心意賦予資料價值。進入內觀省思後的反芻,我認為才是社評面紗覆蓋之下的真確涵義。

當我試圖通透內層義理,正是我面對自身經驗的濫觴。我傾向在乎自身成長,多於流於表面的獎項,因此當我放下短暫得獎目標,回歸純粹社評之於我的目的,我視其為一個自由駕馭心志的媒介,讓想法有聲有色地盤旋在文圖裡,舞動在記憶裡。

擔任映画社主要幹部時,連續兩年動輒十餘個社評檔案,而今抽離視線,我更相信這場遊戲的快意,始終源自人們或徬徨或頓悟的全心投入,以淬礪過的個體精神編織社團歷史。具備人之靈光,可謂社評無法複製的內斂光暈。

  
關於我與映画社:
http://tw.iirischen.com/index.php/category/film-club/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