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社團的日子

高三的時候,立志大學的社團首選是電影社,未料到自己考上高應大,這個學校網頁沒有任何一個與電影相關社團的學校,有些訝異,也有些失望。好在一次悠閒的下午,到圖書館尋找書籍時,偶然得知「高應大映画社」期初放映會的資訊,那張海報至今我仍記憶猶新,圖像方面,星空中兩隻手交會,像極了《創世紀》的二次創作,說明映画社為新成立之社團;文案方面,「與電影有約」一語道破高應大的電影世紀即將來臨。

我彷彿看到了一道光,一道分開亮與暗的光。

我也想起曾經燦爛的社團時光。不長亦不短,約莫是六年前的事,倒轉到國中二年級,一切都是熾熱的,充滿生機的。我把握過那個引以為傲的身分,可惜後來發生了某些事情使我漸漸離去,但我想,沒有人比我更清楚,我的努力和付出是扎扎實實的。我將許多有形的遺物都拋到歷史洪流了,甚至親手毀壞了,為的只是不讓自己想起那段愉快的記憶,免得徒悲傷一場。雖然往後還是會遇見類似的組織或人物,不過都已經很難再引起我內心的激昂了。卻不得不承認,因為曾經太深刻,「童軍」這兩個沉重的字藏匿在我靈魂的角落,歲月奪不去,我也拆不下。

過去值得緬懷嗎?半夢半醒之間,回憶偶爾流過腦海,像浪一樣來去自如,我抓不緊也無意糾結。但我會思考,那時候我得到了什麼技能,學到了什麼經驗好讓現在的我運用一番。若有似無,我正慢慢拼湊起來,因為,我又重返學校社團做事了。

要一個半脫離教育體制的人重返學校社團是件不容易的事,這代表著我必須適應一些莫名其妙的規定,我得慢慢熟悉遊戲規則,為了一棵樹放棄整座森林也許不明智。我想實踐的理念很多,在高應大映画社創始之初,認識了跟自己一樣擁有抱負的夥伴,難能可貴。辦一個社團跟創業一樣艱辛,乙萱已經在這個文藝沙漠開闢了綠洲,雖然目前水流涓滴,但我們必須有自信我們能波瀾壯闊。

作為新社團,我們沒有上一屆提攜,各方面都從零開始,我們最不缺乏的就是熱忱和創意,「高應大映画社」究竟該長什麼樣子,還沒有定型之前,太多面向可以嘗試,而在經費有限的狀況下運作,是種挑戰更是種樂趣。我跟映画社同一年在高應大這塊土壤探出頭,幸虧乙萱,才有「高應大映画社」,才有和你一起無病呻吟,一起建設未來,一起舟車勞頓花一個小時車程看藝術電影的時光。加入映画社,圓了一半盼望已久的夢想,另一半,就讓我們和大家一起扛起「高應大映画社」這塊招牌吧。

玩社團的日子,曾經讓我擁有活著的感覺,現在,我要拾回那種快樂。

本文同步刊登於:
IIris Chen http://iirischen1997.blogspot.tw/2016/05/blog-post.html

You may also like

1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