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雜誌界的革命者:薰風

2016年末,一本籌備一稔的雜誌正式推出創刊號,甫上市,魅力旋即橫掃出版界、設計界、史學界。能使這三個領域同時擦亮鏡片一睹究竟,為飽和的雜誌市場注入如泉湧般的活力,《薰風》季刊的誕生,開創了這個全新的局面。

揭曉幕後藏鏡人

捷運行至西子灣站,沿著輕緩的手扶梯抵達地面,炙熱的陽光散落在港都每一處,拂面而來陣陣微風,像南國的夏季日常一樣。悠哉的周六午後,〈發報〉團隊[1]來到了一幢保留完好的日式老屋「書店喫茶一二三亭」,這座咖啡館緊鄰「打狗文史再興會社」,打從名稱,不難感受到濃濃的日本風情。拜訪這裡的目的,也是為了解開我們對「知日」雜誌《薰風》的種種好奇與謎題。

鹽埕區或整個高雄市區的文藝咖啡館眾多,何以選在「書店喫茶一二三亭」呢,原因令人驚艷,這間咖啡館的成立,以及關懷在地發展的「打狗文史再興會社」之集結,與《薰風》雜誌的幕後推手是同一位人物:姚銘偉先生。如今他雖已將「書店喫茶一二三亭」轉手給志同道合的夥伴,但在他經營本店的時候,結識了許多熱愛日式文化的朋友,包括操刀《薰風》雜誌整體視覺的葉忠宜設計師。

Continue Reading

淺析楊華〈女工悲曲〉與陳映真〈工人邱惠珍〉

非常淺析:

從「走!走!走!趕到紡織工場去」一句中,可明顯看出〈女工悲曲〉全詩以台語寫成,「趕到」這極富動態感的用詞,前面連三次的「走!」其實作「跑!跑!跑!」來解,而正是出自台語讀音。〈女工悲曲〉運用了多個疊字形容詞,尤其在「靜悄悄路上無人來去,冷清清荒草迷離,風颼颼冷透四肢,樹疏疏月影掛在樹枝。」之段落,這個手法讓本詩讀起饒富韻律感,也凸顯女工孤身在工場(工廠)門外的疾苦,成功營造出悲涼氛圍,讓讀者自行在腦中構築出畫面。

詩人楊華在日治時期下,以方言淺白地刻畫出女性勞工面臨的勞資糾紛,一方面使讀者快速地身歷其境,投入詩中情境,感受女工遭受的不公不義;另一方面,也使讀者感受到詩人本身對勞工階級的高度關注,伸張正義的情懷躍然紙上。

Continue Reading

《文以載食》:作曲家的多角化經營

稍有留意香港樂壇,很難忽略黃耀明的「人山人海」音樂公司,旗下作曲人及歌手各個才能輩出,梁基爵擅長電子樂、盧凱彤慣用吉他譜寫樂章、于逸堯兼通中西方樂器。

第一次見到于逸堯這個名字,是在關錦鵬導演《愈快樂愈墮落》電影最後工作職員表列原創配樂的欄位,當時覺得聲音效果頗能帶出電影意境。真正記起于生,是聽過楊千嬅那首令人欲哭無淚的《再見二丁目》之後,歌詞的故事本身已有淒涼之感,于逸堯在曲子上又賦予了更深一層的悲懷之情,前奏一響,悲從中來,無可避免。然而,于氏最讓我驚豔的,則是在圖書館偶然發現其著作,即本書《文以載食》。

Continue Reading

《是非疲勞》:鍛鍊倦累的精神

打從2009年底開始,林夕與遠流出版社一年一本書在臺灣上市已成定律:原來你非不快樂、人情.世故、十方一念、毫無代價唱最幸福的歌、都什麼時候了,以至今日的《是非疲勞》。臺版的書籍幀裝都披上了一件白色衣裳,即使美術編排從王志弘換成空白地區,但「以白為底」這個風格並未隨著設計師的置換而改變,將六本書並列齊放在書架上儼然可以形成一個獨立區塊。然而,今次有個不同於以往的賣點,《是非疲勞》不僅有純白封面供讀者選購,若到誠品晃一趟,會發現對比鮮明的黑色封面就擺在一旁,此用意或許是為了契合書名的「是」與「非」,特別和誠品書店合作,則像是一種商業行銷手法。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