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年輕所以迷失

null

倒數兩個月就要進入全新一年,高雄的冬天總是姍姍來遲,想想自己來到南國大城已經兩年過去,捫心自問到底獲得了什麼,我仍支支吾吾答不出個所以然,但為何總要那麼勢利?活著,不盲目,不像殭屍就是福了吧。

我是個對過去懷著執念的人,但從未好好爬梳初上高中那段不務課業的日子(多的是追憶國中時期),近來有機會和朋友聊起早些年閱讀的文章和吸納的養分,回頭望著的同時,嘴角竟上揚著。當時的我十分自我中心,在教育體制內受盡了心理折磨,教我如何相信人都是無稽之談,鎮日活在自己的世界,上網探究未知的學術領域,也受到一些朋友影響,將憤怒的焦點轉到社會運動上。有人說,會關注社運或參與社運的人都是廢物青年,說到底,正是因為看不見遠方希望,因而站出來爭取權益。

Continue Reading

可是妳沒有兩顆心臟

「我的每一天應該要有36小時。」

「可是妳沒有兩顆心臟。」

可謂大智慧。記本年度金句之最。

簡單來說,即使有充足的時間,但沒有健康的身體也是無濟於事,這是老生常談了吧?但對於一個在兩年前被診斷出來心臟確實不像常人的我來說,可謂是真真切切感受到什麼是因為壓力或焦慮而導致心臟不適,時常有遊走在生死邊界的感覺,心理的、生理的,亦然。

Continue Reading

臺灣雜誌界的革命者:薰風

2016年末,一本籌備一稔的雜誌正式推出創刊號,甫上市,魅力旋即橫掃出版界、設計界、史學界。能使這三個領域同時擦亮鏡片一睹究竟,為飽和的雜誌市場注入如泉湧般的活力,《薰風》季刊的誕生,開創了這個全新的局面。

揭曉幕後藏鏡人

捷運行至西子灣站,沿著輕緩的手扶梯抵達地面,炙熱的陽光散落在港都每一處,拂面而來陣陣微風,像南國的夏季日常一樣。悠哉的周六午後,〈發報〉團隊[1]來到了一幢保留完好的日式老屋「書店喫茶一二三亭」,這座咖啡館緊鄰「打狗文史再興會社」,打從名稱,不難感受到濃濃的日本風情。拜訪這裡的目的,也是為了解開我們對「知日」雜誌《薰風》的種種好奇與謎題。

鹽埕區或整個高雄市區的文藝咖啡館眾多,何以選在「書店喫茶一二三亭」呢,原因令人驚艷,這間咖啡館的成立,以及關懷在地發展的「打狗文史再興會社」之集結,與《薰風》雜誌的幕後推手是同一位人物:姚銘偉先生。如今他雖已將「書店喫茶一二三亭」轉手給志同道合的夥伴,但在他經營本店的時候,結識了許多熱愛日式文化的朋友,包括操刀《薰風》雜誌整體視覺的葉忠宜設計師。

Continue Reading

《少年歌德的煩惱》雜想

這學期必修「兒童文學」,老師要求每位同學上台介紹一本兒童文學書籍,使我回想了小時候的閱讀習慣。說來慚愧,小學三年級前,我似乎不太喜愛看書,也許是因為那個年代,一年級就有電腦課了,太早接觸電腦,總覺得小畫家吸引我多一點。直至我意識到我該看點書的時候,回過神來已經三年級了,因為這樣,我大致上略過了看圖畫書的階段,直接進入青少年文學的領域。當時學校圖書館內有個顯眼的區塊,收錄了多本「世界名著」,但還是中年級的我通常都會直接晃過那裡,直奔亞森羅蘋及福爾摩斯區,就這樣,我樂於泡在黃色書皮(東方出版社發行的亞森羅蘋全集)的世界裡。

當我發現我對法國怪盜和英國偵探都略知一二時,我終於肯駐足在眾多「世界名著」前,《青鳥》、《小王子》、《茶花女》、《咆哮山莊》、《會飛的教室》、《少年維特的煩惱》、《羅密歐與茱麗葉》……這麼多選擇,這麼多好書,我記得我第一本拿起來翻閱的是《少年維特的煩惱》。理由挺簡單的,因為這書名透露了一點內容,無須看簡介便可以猜想一點點書籍方向,對與錯都不要緊,重要的是它留了白,好讓讀者站在書櫃前發想,讓人有實際閱讀而解出謎底的機會。

Continue Reading

淺析楊華〈女工悲曲〉與陳映真〈工人邱惠珍〉

非常淺析:

從「走!走!走!趕到紡織工場去」一句中,可明顯看出〈女工悲曲〉全詩以台語寫成,「趕到」這極富動態感的用詞,前面連三次的「走!」其實作「跑!跑!跑!」來解,而正是出自台語讀音。〈女工悲曲〉運用了多個疊字形容詞,尤其在「靜悄悄路上無人來去,冷清清荒草迷離,風颼颼冷透四肢,樹疏疏月影掛在樹枝。」之段落,這個手法讓本詩讀起饒富韻律感,也凸顯女工孤身在工場(工廠)門外的疾苦,成功營造出悲涼氛圍,讓讀者自行在腦中構築出畫面。

詩人楊華在日治時期下,以方言淺白地刻畫出女性勞工面臨的勞資糾紛,一方面使讀者快速地身歷其境,投入詩中情境,感受女工遭受的不公不義;另一方面,也使讀者感受到詩人本身對勞工階級的高度關注,伸張正義的情懷躍然紙上。

Continue Reading
1 2 3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