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2016映画社出身,這兩年已經很滿足

在映画社,純粹當社員的時間唯有剛進入大學的前半個學期,始終難忘2015下半年,一個燕巢生每星期五下午搭校車到建工修哲學通識課,其後連忙吃個晚餐就得開始上社課。當時社團剛成立,在一片混亂中度過,教室或設備的問題層出不窮,因此我實際參與的電影導讀課程其實好少,印象最深刻是第一次聽孟寬老師與我們分享他的求學經驗,以及觀看藝術電影之注意事項。當時已經震懾於老師的強大氣場和淵博學識,成個禮拜最期待週五,既可以學習人文思潮,又可以觀賞深厚人道關懷的電影,對彼時還是個迷惘新生來說,彷彿走到了一個能收留惶恐內心的港灣。我與映画社之緣,就此而起。

參與一個社團,一切都好新鮮,特別是一個跟我一樣甫在高應大生根的社團。映画社第一次期末社員大會,記憶清晰,還沒有獨立辦公室的我們,借用了某間社辦來開會,自那次會議後,我搖身一變,成為正式幹部,就此開啟了2016年當副社長的路途。毫無前輩,缺乏上屆,所有東西從零開始,用極少的經驗和經費辦活動,拼命找外部資源來補足映画社,有放映會或電影相關活動就合作。反正新,不怕玩,多感激「映画神隊友」放心讓我嘗試,如今回望,真夠野,充滿了最狂妄也最不羈的銳氣。

Continue Reading

高應不能沒有電影

上月底甫結束《雨人》映後座談,這場我們從寒假就開始籌備的活動,其實半路殺出個程咬金,約莫是活動前兩周,學生會宣佈他們在同一天邀請了冏星人(沒錯,就是電影Youtuber)來演講,一方面我們為無法參加感到扼腕,一方面我們也擔心自己的映後座談觀眾會被吸納過去,對此我們還特別開了一個專程討論宣傳方式的會議,嘗試了許多新的宣傳手法。

活動當天,也就是驗收宣傳成效的時候,按照我們借用的場地規模來看,容納近五十人可說是氣氛、人口密度都剛剛好。活動落幕後,我們針對觀眾身分進行分析,發現校外觀眾與校內學生的比例將近1:1,而且校內外都有上學期《沉默的羔羊》映後座談的熟面孔再度前來。

Continue Reading

關於2016年社團評鑑二三事

國立高雄應用科技大學的社團評鑑總算告一段落,以下幾點檢討與思考:

1. 最先檢討映画社失手的帳冊,對不起帳冊資料沒有好好做,我們帳務乾淨,唯在該如何整理收據與相關資料上缺乏頭緒。是次最大敗筆,非我們無心製作,也不願將第一屆作為藉口,既然帳冊不齊全的事實擺在眼前,往後則立改之。

2. 今年算是高應大頭一年實施電子化社評制度,開放社團選擇是否採行電子化,抑或維持原本的紙本評鑑。考量到全球樹木資源緊縮,映画社平時印製刊物與海報已砍了不少樹木,面對社評那些龐大的資料,再耗費樹木則有違良心,也基於經費考量,我們堅信我們僅有的社費需用在辦理活動或購置影碟等業務方面,而非使用再印刷社評資料上,故我們採行電子化。

3. 實際採行電子化後,我們所需印製的項目僅有帳冊與簡介手冊,有效節省經費。且我們善用超聯結及書籤功能,可快速找到欲瀏覽的內容,並可跨檔案連結,檢視不同活動間的差異與優劣,而這也是我們意識到電子化的一大特點,在資料的呈現上會更具有系統性,不失為往後規劃社評檔案的努力方向。

Continue Reading

映画社105-1期初紀實與檢討

這場期初名為「我不是在看電影,就是在去映画社的路上」有其依據,為奧地利詩人Peter Altenberg名句「如果我不在家,就是在咖啡館;如果不是在咖啡館,就是在往咖啡館的路上」的改編版,辦理期初活動的目的之一為讓對社團陌生的師生瞭解社團運作及業務,故引用這句話作為一個線索,究竟映画社是一個什麼樣的社團?

歐洲的咖啡館,是孕育不少作家及文人的搖籃,也是培養哲學家及思想家的重要場合,在咖啡館裡,你可以天馬行空,從莊子談到機械工程;你可以嚴肅對待,寫出一本耗盡畢生心血的巨作;你可以天花亂墜,暢談政治名人的醜聞。映画社的社團課有志定位在此,希望透過影像的魅力激發人對世間廣泛事物的認知,更試圖營造思想沙龍的感覺,讓看電影不只是看電影,將原本是件娛樂放鬆的事正經化,進入更深一層的思考境界。

Continue Reading

初生之犢不畏虎

「高應大映画社」是我身處的社團,也是我的大學生涯中密不可分的重要篇章,我對它投入非常濃厚的情感,縱使目前只有參與一學期。映画社和我同一年在高應大這塊土地上生根,作為學校的新社團,一切都還算在草創期,但已經慢慢步上正軌。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