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歌德的煩惱》雜想

這學期必修「兒童文學」,老師要求每位同學上台介紹一本兒童文學書籍,使我回想了小時候的閱讀習慣。說來慚愧,小學三年級前,我似乎不太喜愛看書,也許是因為那個年代,一年級就有電腦課了,太早接觸電腦,總覺得小畫家吸引我多一點。直至我意識到我該看點書的時候,回過神來已經三年級了,因為這樣,我大致上略過了看圖畫書的階段,直接進入青少年文學的領域。當時學校圖書館內有個顯眼的區塊,收錄了多本「世界名著」,但還是中年級的我通常都會直接晃過那裡,直奔亞森羅蘋及福爾摩斯區,就這樣,我樂於泡在黃色書皮(東方出版社發行的亞森羅蘋全集)的世界裡。

當我發現我對法國怪盜和英國偵探都略知一二時,我終於肯駐足在眾多「世界名著」前,《青鳥》、《小王子》、《茶花女》、《咆哮山莊》、《會飛的教室》、《少年維特的煩惱》、《羅密歐與茱麗葉》……這麼多選擇,這麼多好書,我記得我第一本拿起來翻閱的是《少年維特的煩惱》。理由挺簡單的,因為這書名透露了一點內容,無須看簡介便可以猜想一點點書籍方向,對與錯都不要緊,重要的是它留了白,好讓讀者站在書櫃前發想,讓人有實際閱讀而解出謎底的機會。

Continue Reading

香港影壇不容忽略的名字:麥曦茵

多年前偶然在電影台看了一部電影的開場,對當時自我身分認同還是都市人的我來說,五顏六色的人造光源很快留住我的眼眸,從大場面到小地點流暢的運鏡讓我全神貫注地觀賞,直到這一口氣被廣告打住。遙控器還未轉到洋片台,趁著廣告完畢,我又再次屏氣凝神,等到好戲上場的後一分鐘,電視螢幕右方終於顯示電影名稱,興奮如我,看了看片名,左思右想,究竟《前度》是什麼意思呢?

猶記當時正在準備考高中,無暇在電視機前將電影欣賞完畢,我唯有記住《前度》,留待日後咀嚼。一年過後,拜某手機APP所賜,我看了這部電影,也從此記起了導演的名字:麥曦茵。

Continue Reading

十五年後重看《貝克街的亡靈》雜記

問及很多人,若要從眾多柯南電影揀選出頂尖之作,會選哪一部?統計過後,《貝克街的亡靈》得最多票。近兩日卡通台播出了這部劇場版翹楚,我也跟著重溫了十五年前的經典。

名偵探柯南的作者青山剛昌是位不折不扣的偵探小說迷,固然對福爾摩斯系列瞭若指掌,這個現象在《貝克街的亡靈》中可說是做到了至高致敬。值得留意的是,柯南一行人來到福爾摩斯家中,看見一張似曾相識的照片,那原是福爾摩斯與華生的合照,卻幻化成工藤優作與其好友阿笠博士的樣子。優作身為「繭」遊戲的監製,真實身分為職業偵探小說家的他,在虛擬遊戲中將自己比擬為偶像福爾摩斯,不為過之外,也令人留意到他的好友之所以從醫生變成博士,大抵因為在英文中,Doctor 兼具醫生與博士之意。

Continue Reading

愛在黎明破曉前,你願《Come Here》

有些電影拍攝續集,是因為第一部成功挑起觀眾味蕾,在市場上造成一大迴響,使得發行公司嗅到了商機,趕緊協調編導與演員們再續前緣,好在短期之內賺夠消費者的錢,此類操作模式好比《無間道》系列。而有些電影拍攝續集,不一定將商業考量設為首要條件,也未必會在一兩年間出現下段類似的故事,反倒是耗盡了多年光陰,待腳本精雕細琢後,才產出了足以銜接情節的作品,如此講究質量的經典案例,好比「The Before Trilogy」:《愛在黎明破曉時》、《愛在日落巴黎時》、《愛在午夜希臘時》。

這三部曲前前後後花費了18年的製作時間,演員們跟隨劇中角色同步成長,從豔遇時的無比好奇到事業巔峰時的成熟穩重再轉變為中年時的俗務纏身。導演一貫採用對談的方式築起整系列電影,三部電影所牽涉的議題皆略有異同,但若要說最浪漫,且充滿綿綿情話的部分,那第一篇章《愛在黎明破曉時》就當之無愧了,Jesse & Celine透過暢談,情愫油然而生,兩人的話題雖天南地北,共鳴卻近在咫尺,有時激情四射,有時曖昧隱現。

Continue Reading